第一一六七章 自作孽(第1/1页)九零空间小神医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听到媳妇的声音,陆柏川喉咙一紧,想好的话在这一刻全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喂?哪位?”

    清冷的声音,透过听筒传过来,叫醒了陆柏川。

    “媳妇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沉默几秒,“嗯,回来了,事情顺利吗?”

    “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突然沉默,话筒安静地可怕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杨小妹吧,你不在的时候,她天天问你。”

    陆柏川明知,媳妇话语里有气,可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她才能消气。

    “过两日我去拜访叔叔阿姨,这次跑了几个地方,买了些特产,不值什么,是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哪天来,提前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两人之间,突然没有话说,陆柏川轻声道:“挂了吧。”

    三秒后,电话里传来嘟嘟声。

    “柏川,你干啥去?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肖大嫂,晚上不用等我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”

    陆老爷子没有陆柏川腿脚快,看孙子洗了澡换了身衣裳,又跑了,“不先去看夏夏,这孩子太重情谊。”

    大街上行人步履匆匆,偶尔有年轻恋人一起擦肩而过,陆柏川心头泛起心酸,他压住心底的难过,来到肖玉兰家。

    “嫂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小陆你啥时候回来了,快进屋!”

    听到陆柏川来了,杨小妹急得翻身下床跑出来,身上的毛巾被一下落在地上露出皮肤,凉飕飕地,她才发现自己现在这样,没法见陆柏川。

    “陆大哥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,小妹你的伤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好多了,快好全了,没有留下一点疤,现在就是刚长出来的新皮,有点痒颜色也与旁边儿皮肤不一样,安夏姑娘给了另一种药膏,香香的特别好闻,叫”

    “冰清玉肌膏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这个药膏,擦了以后皮肤都长好了,真神奇。”

    陆柏川苦笑一下,安夏在给杨小妹看病的时候,真的是全心全意,可安夏越这样,他心里越担心。

    “陆大哥,你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陆柏川看了眼肖玉兰,见她先进去后,他才进去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日子,他一直在想自己跟杨小妹的事情,他不低头的原因是,他没做错什么,安夏说的话,他也并没有反驳,只不过劝了两句,这样就生气了?

    而且自己只把小妹当亲妹妹,看在老队长的面上,多照顾她,小妹对自己可能多了些依恋,但是他一颗心都扑在媳妇身上,媳妇却不理解他,他心里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小妹,好多了吧,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了。”杨小妹望着眼前的男人,瘦了黑了,但更有魅力了,“陆大哥,你出去这么久,我一直担心的很,看到你平安回来,终于放行了。”

    陆柏川笑笑,“我也担心你伤口养不好,下了火车就来看你了,还带了些全国各地的特产。”

    陆柏川下了火车就来看自己,杨小妹心头一喜,自己是不是在陆大哥心中,比安夏重要?

    “陆大哥,安夏姐姐呢,她没跟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见你安夏姐姐,明天再去看她。”

    听到陆柏川没去看安夏,就来看自己,杨小妹心里激动地,恨不得扑进陆柏川怀中。

    “嫂子,晚上给陆大哥做些好吃的吧,陆大哥出去一趟,都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柏川你去看电视,饭一会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肖玉兰是不敢让小妹跟陆柏川一起单独相处了,现在小妹见安夏她都一直陪着,就怕小妹说出什么不妥当的话。

    陆柏川也不想跟杨小妹单独带着,这不合适,他出去抱着果果玩了,杨小妹慢慢抬起头,眼神里能挤出毒汁子。

    等了这么久才等会陆大哥,而且陆大哥没去看安夏,先来看自己,这说明什么?说明陆大哥心里有自己,嫂子居然还要把人支出去。

    杨小妹不甘心,做起来掀开身上的毛巾被,找了件衬衣穿上,又穿了个外套褂子,伤口已经护肤得差不多了,并不怎么疼,然后她梳了头,编了两个麻花辫,一边儿一个,长长地垂下,透着一股娇羞可爱。

    “陆大哥。”

    杨小妹打开门,娇柔地朝陆柏川走去,陆柏川见杨小妹出来了,最担心她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小妹,你怎么出来了,赶快回去躺着,你身体还没回复。”

    “陆大哥,我好多了,就是下地少有些头晕。”

    说着杨小妹捂着太阳穴朝陆柏川倒去,她特别怀念一个月前,陆柏川把她抱回来的感觉,她听到陆柏川有力的心跳声,还有身上硬邦邦的肌肉,以及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青草味。

    “小妹!”陆柏川抱着果果,正哄着孩子玩,哪知道杨小妹直直朝他倒过来,他抱着孩子又腾不出手,还怕杨小妹砸到孩子,侧身一躲,当然还有本能,这个本能就是,除了媳妇与其他任何女性都不能有肢体接触。

    杨小妹就这么直勾勾地砸到地上,她没料到陆柏川竟然多来,以为能投入他怀中,结果直勾勾地朝地上摔去,等她反应过来,已经来不及换姿势,跟地面来了个深情拥抱。

    一声沉闷地响声,吓得在厨房做饭的肖玉兰拎着饭勺跑出来,看到小妹面朝下躺在地上,陆柏川抱着果果一脸震惊,儿子已经开始瘪嘴,马上就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,小妹摔倒了。”

    肖玉兰手忙脚乱地去扶小妹,杨小妹这一下摔到地上,疼得眼泪都下来了,只觉得鼻子都要摔断了,还有伤口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肖玉兰把杨小妹扶到床上躺着,仔细查看,吓了一跳,小妹的伤口裂开了,新长的皮肤又嫩又薄,这样摔下去,一扯就裂开了,流了不少血。

    “嫂子,流血了,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一个人下床,也不喊一声,这好容易养好的伤。”

    陆柏川在外面问怎么回事?得知杨小妹流血了,陆柏川问肖玉兰家里有没有云南白药,撒点上去。

    本来杨小妹的伤口会恢复如初,一点疤痕不留,但是因为摔倒后皮肤裂开,又用了云南白药,停用了一段时间的冰清玉肌膏。

    等杨小妹彻底养好伤口后,留下了一道细细长长的疤,从脖子一直深入,疤痕凸起泛着深红色,狰狞难看,此为后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