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六九章 昆市(第1/1页)九零空间小神医

    “夏夏送走了?”

    “送走了,爸你放心,学校包了一间软卧车厢,里面住着两位老师,还有夏夏和另一个女同学,环境不错而且很安全,您就别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霍老爷子点点头,神色如往常般严肃,“好了,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出去了,爸你没事休息会。”

    霍怀纲轻轻关门,这几日夏夏要走,父亲似乎格外不舍,连母亲都跟他说,让他这些日子抽空多陪陪父亲。

    关门后,霍老眼底再次浮现出焦虑和担忧,安夏临走前,找他联系了陆柏川当年的老领导,问清了陆柏川当年中毒的大概范围,这一次南下,她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自己的论文,而是给陆柏川寻找解药。

    那位老领导也是实在人,当着自己的面告诉安夏,那里十分危险,也承认自己有私心,想为自己当年最有前途的兵搏一搏,但这个博是自己的外孙女去,身为外公,他没法不担心。

    但他深知外孙女的性格,目的清楚而且很难改变,尤其此事关系到陆柏川的性命,他只希望外孙女能平安回来,此刻他多希望外孙女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不会,过高的天赋和医术,会让安夏承担更多的责任和风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,开往昆市的火车已经开走了。”

    火车站里,一位年轻人有些气喘地奔到站台,看着空空的铁轨,一向面无表情的脸裂开,露出懊恼,此人是秦烨。

    “安夏,你走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说,我连送你一程都不行,你倒好把药方用邮件发给我,但你去昆市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向掌控所有,任何事情心中都有成算的秦烨头一次心底发慌,哪怕他小时候面对严厉的爷爷,都不曾有过心里发慌的感觉,但今天他站在月台,看着绵延到远方的铁轨,心底头一次感觉到害怕,仿佛要失去什么。

    想起那份邮件,秦烨心慌不止,安夏在里面把对他的治疗详细列入,甚至还对他后期脉象的走势,做了三种推导,告诉他可以定期找自己大舅问诊,甚至还安排了未来三年,对他的身体调养,这方子太不寻常了。

    就好像……有一丝交待遗言的味道,这也是秦烨害怕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们回去吧,帝都直发昆市的列车,每天就这一列,今天不会再其他车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,你到底要干什么!秦烨压着心底的担忧,无奈折回。

    能跟安夏去云省昆市,臧天宝特别高兴,一火车就跟安夏聊来聊去,基本都是晦涩难懂的中医理论知识,安夏带着心头的任务,心里沉甸甸地,跟天宝老师聊聊天,心情反而轻松些许。

    这辈子的命,总是赚的,本来自己早就在前世被许美凤推下阳台摔死,此刻能重活一世,替安珠报了仇,又找到自己真正的父母,甚至还能想办法救治陆柏川,她觉得足够了,十分满足别无所求。

    老领导给他详细讲了当地的情况,还给了她电话和联系人,告诉她如果她要进入陆柏川当年执行任务的区域,就去部队找人帮忙,她相信有这么多人,这次一定能有收获。

    如果真找不到解药,也只能徐徐图之,只要自己活着,她就要想尽办法救治陆柏川,也算是还了前世的欠他的债,毕竟前世她污蔑陆柏川非礼她,几乎毁了他的前途和名声,又把陆柏川拉入林家,让他受许美凤和林月娇威胁多年,陆柏川隐忍也全是看在自己的份。

    当年自己伤害了他,而他居然还肯为自己隐忍受委屈,就算真搭一条命,自己也认了。

    孙教授看到安夏脸露出一丝疲色,可臧天宝还在那不听不休地抓着安夏单方面提问,他忍无可忍道:“天宝,夏夏高强度学习了几个月,你不累孩子也累,你就不能让孩子休息会,消停会,有什么问题问我。”

    臧老头瞄了眼孙教授,算了惹不起,再说问孙教授,跟问安夏可不同,孙教授就算告诉他之前,首先考校他一番,然后点评他看书不认真,基础知识不扎实,再告诉他具体内容,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,他好歹也是中医学院很有名的老师,可不想在这些学生面前丢脸。

    “安夏,你休息吧,我跟臧老师都不吵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孙教授拉出床底的箱子,从里面翻出一本书塞给臧老头,“这本书你先拿着看,别吵。”

    安夏偷笑,臧老师还是有怕的,至少孙教授说话,臧老师还是不敢反抗,拿着书皱着眉头乖乖看去了,安夏也抽空到铺眯了会。

    待她醒来后,火车外面传来列车员推餐车叫卖晚餐的声音,再一看表下午六点了。

    “安夏你醒了,正好该吃晚饭了,你去把你三个师哥喊,咱们一起去餐厅。”

    “孙教授,火车的餐厅东西都贵,我带了好几包方便面,还有面包蛋糕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孙教授摆摆手,“跟老师出去还让你方便面,你太瞧不老师的实力了。这次科研经费充足,官方卫生部门还专门拨了一笔费用给咱们专款专用,你次发现了西疆的流行病,官方一直记着呢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我把你的推断报去,加这些年部分医院收集的病人资料,还是有指向性的,所以官方很大方,对于科研人员,只有吃饱了吃好了,才有力气干活,把活干好。”

    安夏笑眯了眼,“孙教授,那我要吃回锅肉。”

    孙教授和臧天宝带着五个学生来到餐车车厢,正好坐两桌,三个男生和另外一个女生很有默契的坐满一桌,大家眼底都闪烁着恐惧,都不想跟导师和臧老师坐一桌,实在是承受不住两位老师同事提问的火力攻击。

    安夏望着三位师兄和一位师姐,刚才他们敏捷的身手,迅猛的落座动作,要不是她亲眼看见,还以为他们会瞬移呢,怎么就能这么快,孙教授刚说找位子坐,这四个人就迅速凑成一桌。

    其中跟孙教授最久的博士生看了看最小的小师妹安夏,眼底饱含歉意,对不住了小师妹,我们都摆不平教授,师兄妹只能靠你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四个!”

    孙教授知道自己的学生,每每遇到自己,就如同老鼠见了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