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七六章 彻底失败(第1/1页)九零空间小神医

    九零空间小神医正文卷第一一七六章彻底失败邹医生被救护车送走,跟他同院和交好的医生跟了过去,餐厅包间内有电话,其它众人等消息便好。

    有了邹医生的事情,余东晓也消停了,气氛没刚才热络,毕竟大家都是同行,看到一个人直挺挺地倒过去,谁都觉得自己身体是不是也不行。

    四十多分钟后,电话响起,余东晓反射似的站起来,但是站起来他就后悔了,暴露了自己的急切,旁边儿资历浅的医生看到这一幕,上前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问了几句后,面色松了下来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邹医生没有生命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松了口气,脸色渐渐轻松起来,没生命问题就好。

    “什么毛病?”

    此医生见余东晓开口,有些不好说,随即孙教授目光射来,他知道自己掺和不起这两位大佬的事情,一五一十道:“心梗,右冠远端几乎全闭合,经诊断病情持续多年,此刻已经进行术前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医生坐下,在座的人倒吸一口凉气,全都震惊非常地瞪着安夏。

    没错!就是瞪着,已经忘记掩饰了。

    余东晓的脸轰得全红了,继而也掩饰不住满脸震惊,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“好在可以做手术,在梗阻端放一个支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轻声道,众人再无人出声,如果说以前大佬级别的中医大家自以为见过,现在刷新了他们的认知,因为安夏只快速诊脉,然后让邹医生做了几个动作,就能精准诊断,这才是传说中失传的华夏古中医。

    余东晓坐不住了,他真没脸坐在这,他这辈子受过最大的刺激,丢过最大的脸就是今天,一瞬间竟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,师兄比自己运气好,一辈子没比过师兄,结果现在居然还输给师兄的小徒弟,最小的徒弟,大学才读了两年。

    他脸色从红变紫,渐渐变得苍白,哪怕安夏足够聪明,哪怕安夏是霍家人,这份逆天的中医能力,他心里最清楚,毫不留情地碾压他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不舒服,先告辞。”

    余东晓起身离开,孙教授没说什么,只让余东晓回去好好休息,改日再聚。

    余东晓煞白着脸离开,当天晚上便离开了昆城,后半辈子留在贵市,再没出来过,也没有从医坐诊,当孙教授知道余东晓后续的生活,也是长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这个师弟,天赋不错,但天赋不错遇上天才,尤其是安夏这种逆天式天才,感受到的碾压更沉重,但这也是因为师弟天生心眼小,恃才傲物造成的,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安夏,就得了一幅治疗的药方,当时他可没觉得被碾压,只是心里又激动又高兴,高兴中医后继有人,这孩子水平极高。

    所以这就是自己跟师弟的区别,师弟是自己把自己困住了,当然这都是后话,此次余东晓离开,孙教授感受到一丝不对,看着他急促的背影,孙教授心底隐隐意识到,自己可能是最后一次与师弟见面。

    而安夏在这次比试中,一战成名!虽然用战不太合适,但在其他医生眼中,就是如此,一个大二的年轻小姑娘,居然打败了余东晓,其实也怪余东晓倒霉,邹医生的病在医疗系统里也看了不少医生,大家都当胃病治疗,实在是这种冠状远端闭塞问题,太容易被忽略,而且邹医生疼痛的位置,就在胃部边缘,所以很多医生都栽了。

    这么年轻有为的小姑娘,还是霍家的人,大家望着安夏的目光渐渐炙热,不过刚接触两下,众人都明白了,孙教授护得紧,大伙散了吧,别想心思了。

    药讨不到了,但是看病还是可以的,所以众人对安夏又热情又客气,都想结个善缘。

    其他四个师兄师姐见安夏受欢迎,没有任何嫉妒心,因为他们早都习惯,小师妹做过那么多大事,他们只会为小师妹骄傲,小师妹长脸,就是师父长脸,就是学校长脸。

    一餐饭吃了三小时,安夏有些心累,一开始不少人试探她,找她定霍家的秘方药,她推给大舅了,告诉大家霍家秘方药由大舅霍怀纲负责,众老师可以跟自己大舅联系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求医看病的,安夏不好拂孙教授面子,只能暂时答应下来,反正又不用现在看病。

    今天这一餐饭后,众人对孙教授一行人有了全新的认识,也把帝都的医生水平提高到另一个层级的高度,光一个学生就如此了得,孙教授也是口碑极佳,留在帝都的医生果然各个都是最优秀的。

    其实这次是众医生估计错了,他们不小心接触到华夏国顶尖的医生,就把顶尖作为帝都水准了。

    晚饭结束后,安夏已经困得不行了,回去洗了澡便倒头大睡,其他四人则继续加班加点整理资料,一同忙碌的还有孙教授和臧老师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昆城第一医院的副院长就在楼下等着了,他真后悔昨天应酬另一个饭局,错过了这么大一场戏,晚上他派去的人就给他回复了,没想到孙教授的学生如此厉害,而且还是霍家的人,所以今天他亲自上门接孙教授去医院,弥补自己昨天的失礼。

    “孙教授。”

    孙教授没喊醒安夏,所以下楼的时间就晚了不少,副院长扎扎实实等了一个多小时,从之前的毛躁到最后的心平气和,再到见到孙教授已经能笑容如常了。

    “齐院长,您怎么来了?等多久了?怎么不让前台给我打个电话?”

    “孙院长,昨天真是抱歉,跟几个上级领导吃饭,实在不好推脱,今天给孙院长陪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齐院长,您太客气了。”孙教授看安夏脸色发白,“齐院长不好意思,我们还没吃早饭,你吃了没,要不一起吃个便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孙院长你们慢慢吃,我就在大厅等,不知哪位是安夏同学?”

    齐院长瞄着孙教授背后几个学生,有一个女生漂亮的不像话,这么好看的女生学医,他还是头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“齐老师您好,我是安夏。”

    齐院长真没想到,下属汇报的小神医,居然是这个漂亮无比的小姑娘。